大刀会土城子之战:日军联队长穿宝甲大刀都砍不透?

原标题:大刀会土城子之战:日军少将联队长竟身穿大刀砍不透的宝甲?

刘梦龙:当天傍晚,大刀会约一千人,向土城子屯进发。为了不惊动敌人,一路上队伍顺着偏僻山路,悄悄疾行。半夜时分,这支威武雄壮的队伍,开到土城子屯前后树岚里隐蔽起来。总部决定:邱屯娄子敬、小峪沟孙立清、钱屯董桂春、高屯杨宝山等分团,负责主攻寇福昌大院;马道口王典卿、棒捶沟李玉清、长岭子华春盛、张屯魏国礼、何培厚等分团,主攻土城于前后街驻敌。任务布置完了,总部法师一面命令大家喝符、念咒、大练气功,一边带领大家匍匐前进。那天晚上有月亮,借着朦陇的月色,盯住了敌人的哨兵。两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拖着大片刀,迂回到哨兵身后,只听两个敌哨兵一声长叫,脑袋搬了家。接着总部就发出进攻的枪声,刹时,杀声震天动地,战士们象潮水般地冲向敌人。敌人在睡梦中惊醒后,来不及迎战,就成了刀下之鬼。

大刀会土城子之战:日军联队长穿宝甲大刀都砍不透?

大刀会勇士们正在猛追逃敌时,寇昌福大院的房顶上响起了机枪声,子弹象火舌一样直喷,有几位大刀会战士中弹倒下。报仇的怒火,越发驱使大刀会战士们英勇杀敌。鬼子兵支持不住,退进寇昌福大院,把大门关上了,但机枪仍在扫射。大刀会孟道长(法师)急了,带着一部份武术高强的小伙子,攀墙越壁,在院内与顽抗的敌人展开肉搏,把敌人的机枪射手刺伤了,机枪哑巴了。在激烈的拼杀中,大刀会战士们将敌人引出大院外。这时,发现有个又肥又胖,衣领和肩上还戴着梅花章的老鬼子,挥舞着寒光闪闪的战刀,横冲直撞,还有一些小鬼子紧跟在老鬼子的身前身后。大刀会战士们把这伙鬼子团团围住,百刀齐下,老鬼子招架不住,企图窜回大院,但大门已被关上。老鬼子急眼了,回头向大刀会战士猛扑,有不少大刀会战士的“苗子”尖被他的战刀削断,有的大刀会战士的大刀虽砍到他的身上,但“当啷”一声又顶了回来,砍不进去。他挥舞着战刀,冲出重围,窜到大院墙西北角的炮楼处,企图翻进大院。就在他往墙上爬时,小峪沟分团队长王庆芳带领一部份战士迫了上去,十几支苗子直挺挺地扎进老鬼子屁股里,只听他大叫一声,一头从墙上栽下来,死了。大刀会战士们除掉了这条恶狗,缴获了他的无鞘战刀,扒下他的衣服一看,上半身穿的是金属叶子做的甲服。后来才知道,这个老鬼子曾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九一八”日本侵占东北,他又是侵华日军靖安游击队少将联队长,名叫森秀村。

破晓时分,战斗结束。日军半个营的骑兵被击溃,杀死日本陆军少将森秀村、日本陆军骑兵上尉木下谦一郎等五人,刺伤日军数十人,缴获长短枪三十余支,战刀一把,战马三十余匹和一部分弹药粮食等。

另外砍死个少将这在国军战场上应该也很少见吧。

还有大刀会的信众其实并不真的迷信那套法术吧,一边画符施法,一边还是匍匐前进,这老鬼子手里的是宝刀吗,把大刀会的长矛都给削断了。

大刀会在土城子的战斗,战果辉煌。但卑鄙无耻的伪警察协会、协和会却屈膝于日寇,在一九三八年(康德六年)九月十八日为森秀树等侵略者立了碑。碑树立在土城子村的村头。碑文的正面是:“靖安游击队五勇士战死之地”;背面是日文:“五勇士ハ靖安游击队(现靖安师)所属ニツテ匪贼讨伐中大同元年十二月十六日红枪匪约五百卜激战ツ壮烈ナル战死ヲ遂ゲ夕ヴ”;

左侧为;“故陆军少将森秀树,故陆军骑兵上尉木下谦一郎,故陆军骑兵上等兵张恩,故陆军骑兵上等兵李德全,故陆军骑兵一等兵张民”;右侧为:“康德六年九月十八日警察协会、协和会建立”。这块碑已于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后,被土城子村人民推倒,送县文化馆保存。这是日寇侵略我国的铁证,也是庄河人民英勇抗日的珍贵资料。

有碑为证不是吹牛啦。

大刀会土城子之战:日军联队长穿宝甲大刀都砍不透?

逆袭的三千院:他这个少将好像是伪满国军的少将…

刘梦龙:呃,那还是关心他的宝刀和宝甲吧。

LilyWhite:民间自造的大刀片,遇到金属甲砍不动也正常。

林阜:看这张图日军也是有防弹衣的,但是文里说的是“金属叶子”做的甲服,给我的感觉是一种类似札甲或者棉甲的玩意儿。

大刀会土城子之战:日军联队长穿宝甲大刀都砍不透?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